乡村小医生

第618章 通知

   第二天下午,由省委书记朱延平组织召开了一个关于突击纪平市的会议,这次参会的,主要有省纪委、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还有其他相关人员。

  这次突击行动,由省纪委、省检察院、省公安厅联合行动。

  会后,唐逸、夏志明、杨开福他们三位开了一个座谈会,主要是针对这次突击纪平市做出部署。

  原本针对纪平市的这次行动早就要开始了,就因为刘华新,一直被拖到了现在。

  现在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再等什么了。

  第二天一早,由省公安厅派出了三百警力,加上省纪委的人员,还有省检察院的人员,直接杀入了纪平市。

  如此声势浩大,这主要是怕刘华新组织人员与其对峙。

  因为他们知道,刘华新是啥事都有可能干出来的。

  再说,作为纪平市的土皇帝,刘华新自然是拥有一股势力的。

  但,最终,在这一天,刘华新还是被捕了,除了刘华新之外,还有纪平市市长、市纪委书记、常务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财政局局长等等等,这些问题官员被一窝端了。

  这天可是平阳省最为热闹的一天。

  因为这么大的动作,可是前所未有。

  差不多整个纪平市的领导班子都被拿掉了。

  从某种程度来说,纪平市的领导班子早已不再是领导班子了,而是一个团伙。

  这个团伙终于被端了。

  这可也是目前来,最为浩大的一个贪腐、违纪团伙!

  这事,不仅是震惊了平阳省,更是震惊了全国!

  新闻媒体对此纷纷报道,真可谓热闹!

  由于纪平市问题之大,在整个领导班子被一窝端了之后,省委立马派了一名副省长临时前往纪平市坐镇,一边稳定纪平市的局势。

  相继的,也在补充人员和选拔人才,成立新的纪平市领导班子。

  纪平市的问题被解决后,关于平阳省的这次反腐工作基本上算是告了一段落了。

  其它市县的问题虽然也存在,但不那么棘手了,可以慢慢的来收拾了。

  也就是说,唐逸这次在纪平市的反腐工作算是已经取得了胜利。

  这对平阳省来说,唐逸可是一位大功臣了!

  由此,这位年轻的省纪委书记也是深入了民心!

  对于唐逸这次在纪平市反腐工作所取得的成功,中央予以了高度的赞赏!

  接下来,唐逸终于可以缓口气了。

  因为从他去年到平阳省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投身在反腐工作中。

  这期间,他可是也经历了酸甜苦辣,现在取得了成功,他可也算是熬了过来。

  想想这次在平阳省反腐工作所遭遇的那些事儿,唐逸不由得小有得意的一笑,这意思就是在说,他终于胜利了。

  他的胜利,也意味着省纪委的胜利,从此,省纪委终于在人民的心中树立起了它的威严。

  平阳省的人民看到的则是以朱延平朱书记为首的省领导班子的成功。

  自然的,这也是新领导班子让大家看到了希望。

  从此,省领导班子算是进入了一个正常运行的轨道。

  唯有在正常轨道上运行,才能使得平阳省有一个良性的发展。

  对于省委书记朱延平来说,他可是打心里的感激唐逸!

  因为所有不敢碰的硬,都是他唐逸给碰了,最终取得了胜利。

  在刘华新被判了个无期后,刘部长给唐逸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刘部长说了句:“谢谢你了,小唐!”

  说这句话,是因为刘部长知道,判刘华新一个无期算是轻的了。

  听得刘部长在电话里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一笑:“刘部长,您可是客气了!事实上……这次……我感觉挺对不住您的!”

  “你没什么对不住我的!”刘部长回道,“我理解你的工作,也理解你的难处!但问题就是问题,有了问题就是得解决问题!”

  说着,刘部长话锋一转:“好了,我们还是不说这些了吧。这事……也算是过去了。对了,你就等着好消息吧!”

  “好消息?”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

  “对。”

  “……”

  一个星期后,2003年7月12日,这天上午,唐逸如同往常一样,主持了省纪委的工作例会。

  会议结束后,待他回到办公室,中央忽然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唐逸忽听是中央人事办打来的,他便问了句:“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一个月后,到中纪委报到,担任中纪委党委副书记、中纪委副书记。”

  唐逸听着,有些懵然,不由得问了句:“不是有人说……会让我回湖川省担任省委书记的么?”

  “那你是想在省委,还是想进入中央,成为下一届中纪委书记候选人呢?”

  唐逸又是愣了愣,然后忍不住一笑:“咱们中央的同志也这么幽默么?”

  “这不是一个幽默的笑话,而是我代表中央正式通知你,明白?”

  “明白!”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这才忍不住欣喜的一笑,嘿……不是说我可能要回湖川省担任省委书记么,怎么一下子就到了中央了呢?这……这也太刺-激了吧……

  不过,他说的是一个月后,那也就是说,我还得在平阳省呆上一个月?

  正在唐逸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安永年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永年便欢喜的说了句:“恭喜了呀!”

  唐逸不由得一怔,心想这安永年的消息够灵通的呀?

  想着,他不由得笑微微的问了句:“恭喜我什么呀?”

  “你还没接到通知么?”

  唐逸又是一笑:“已经接到了。”

  “那你还跟我装什么呀?”说着,安永年话锋一转,“对了,关于你和安雅那事……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呀?”

  忽听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不由得沉闷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后,唐逸才回了句:“我还不知道安雅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想的?”

  “她怎么想的,你还不知道么?关键在于你,明白?”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要不……这样吧,我最近回一趟江阳市吧?”

  “那你自己跟安雅说吧。”安永年说道,“你们俩的事情……我也不便参与了。”

  “……”

  待电话挂了后,唐逸陷入了一阵沉思中……

  关于自己的仕途、自己的事业,现在可是愈加的明朗,然而对于自己的个人问题,却仍是迷雾一片。

  在这一刻,他还是不忘又想了胡斯淇一遍。

  不过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跟胡斯淇不会再有任何奇迹了。

  早在之前,他也已经做出了抉择,也向安雅表白了,只是安雅心里还有些想法,一直没有答应嫁给他。

  这时候,他也在想,一个月后,自己进入了中纪委,可能工作会更加的繁忙,到时候怕是更没有时间估计个人问题了?

  所以他也就在想,不如趁着这时候稍稍的闲了一点儿,完婚算了?

  只是,他不知道安雅究竟是怎么想的?

  更是不知道安雅会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答应与他完婚?

  正在唐逸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朱延平给他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朱延平很低沉的说了句:“今晚上……到我家喝酒吧。”

  听得朱延平这么的说着,唐逸忍不住问了句:“你心情……好像不大好?”

  朱延平叹了口气,回道:“心情能好么?刚盼来咱们在平阳省的胜利,可是……你却是……”

  “不还有一个月么?”唐逸忙是说了句。

  “一个月……一眨眼就过去了。”说着,朱延平话锋一转,“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吧。我再给夏志明和杨开福去个电话,今晚上……咱们就一起聚聚吧。”

  “……”

  虽然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到了这真要散的时候,这心情……总是难免会有些低沉、压抑、惆怅。

  事实上,唐逸这次在平阳省反腐工作取得了成功,并不意味着他在平阳省的工作就结束了。

  可是没想的是,中央这么快就做出了决定,这就要走了唐逸。

  这对朱延平来说,心里自然是不好受。

  想想,要是有唐逸在平阳省,他朱延平这心里都踏实许多。

  可是既然中央的通知下来了,那么他朱延平也唯有黯然神伤了。

  因为,很显然,他朱延平是留不住唐逸的。

  因为还有更大的舞台在等着唐逸。

  当然了,朱延平的心里也清楚,像唐逸这样的人才,早晚是会被中央给要走的。

  夏志明和杨开福得知唐逸还有一个月就要离开平阳省了,他们的心里也是不大好受。

  这就好比即将要看着曾与自己并肩作战的兄弟要离开了一样,这种心情是凝重的。

  算起来,彼此一起在平阳省相处也有近一年之久了。

  对于唐逸自己来说,他也是有些不舍的,不过他已经习惯了这种随时有可能被调任的生活。

  对于他来说,即将进入中纪委,估计又是一次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