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19章 不知安雅是怎么想的

   晚上,唐逸、夏志明、杨开福,他们三个一起在朱延平他家喝酒的时候,朱延平一直是感叹唏嘘的。

  见得朱延平那样,夏志明和杨开福的心里也是不大好受。

  唐逸自己也是感觉不大好受。

  忽然,夏志明端起一杯酒来,张罗道:“来吧,咱们一起干一杯吧!老朱你也别那样了,唐逸在平阳省不是还有一个月么?咱们还能凑在一起喝几顿酒呢!”

  “对对对!”杨开福忙道,一边端起酒杯来,“现在咱们说送别的话还早呢!”

  朱延平听着,惆怅的瞧了唐逸一眼,然后端起酒杯来:“好吧,来吧,咱们几个同干一杯吧!”

  唐逸只是凝重的笑了笑,没说啥,默默的端起了酒杯来……

  在一起碰杯的时候,唐逸却是在想,他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历程,忽然他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那一个。

  想想,自己起初不过是一个山野小子罢了,如今却是有了这么的变化。

  对他而言,自己能身处在这个高位上,已经是一种幸运了。

  在他的心里,想要感激的人太多太多了,因为是他们,才使得他有了如今的这番成就。

  一会儿,待这晚的饭局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唐逸忽然跟朱延平言道:“那个啥……朱书记呀,我想……过两天回一趟江阳市,可能得呆上那么一个星期左右,你看……”

  朱延平忙道:“那就回吧,没事。省纪委那边……你临时安排人盯着就好了。”

  “那成!”

  “……”

  晚上回到自己的别墅后,唐逸给安雅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唐逸说了句:“我过几天会回一趟江阳市。”

  电话那端的安雅愣了一下,然后问了句:“你回来干嘛?”

  “看你。”

  “我有什么好看的呀?”

  唐逸忍不住一笑,打趣了一句:“难道你不希望我回去看你么?”

  安雅则是回道:“我知道你为什么回来,不过……你的心里还有个结,所以……我现在不会答应和你结婚的。除非你解了心中的那个结。”

  唐逸忙是说了句:“不是已经解了么?”

  “没有。一直都没有。我能感觉到。”

  “那你……想要我怎么样?”唐逸问道。

  “……”

  两天后,唐逸还是回江阳市了。

  关于省纪委那边,他临时交给了潘少云主持全面工作。

  不难看出,唐逸是力推潘少云接任平阳省省纪委书记一角,不过这还得中央方面最终来决定。

  坐在回江阳市的飞机上,唐逸一直眼定定的看出机窗外,看那如雾的、千奇百怪的云层。

  此时此刻,他在心里想一个人,那个人不是胡斯淇,也不是安雅,而是乌溪村卫生站的廖珍丽医生。

  这次回去,他想去看看她。

  因为当初要不是廖珍丽医生把他送到乡医院的话,或许就没有他后来的故事?

  在他的心里,一直还惦记着廖珍丽医生。

  除了廖珍丽医生之外,他还惦记一个人,那就是蓝斓。

  对于蓝斓这个女人,他也不知道该对她说些啥是好?

  只是他很感激她一直都跟他保持着那样的一种关系。

  曾经他也有想过要娶她,但是最终这事还是不了了之了。

  自然的,蓝斓虽然想唐逸是她的男人,但是她还是轻易决定将自己嫁给唐逸的。

  这里的事情,不是一两句话就说清的。

  有些情感,可能已经超乎了我们的想象。

  一小时后,唐逸抵达了江北机场。

  在他下飞机后,打开手机,安雅就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听着他接通了电话,安雅忙是欢喜的问了句:“你到哪儿了?”

  “下飞机了。”

  “那我在机场出口这儿等着你吧!”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忍不住一笑,因为他感觉到了,安雅一直都在心里关心着他。

  只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她却是不轻易决定与他结婚,这令唐逸多少有些郁闷。

  事实上,唐逸自己也感觉到了,他越来越爱这个女人了。

  只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表达而已。

  当然了,他也承认,自己还没忘记胡斯淇,但仅仅只是一种记忆罢了,他早已不期盼发生什么奇迹了。

  只是想要他彻底的遗忘胡斯淇,他做不到而已。

  待唐逸从机场出口的时候,安雅望着他,嘴角一直流露着一丝欢欣的微笑。

  瞧着安雅那样,唐逸也是欢喜的乐了乐。

  不过,他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这会儿跟她说什么也是没有用的。

  安雅也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直接领着他朝停车场走去了。

  待上了车后,坐在驾驶室的安雅这才扭头冲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说了句:“怎么不说话呀?”

  忽听安雅这么的说着,唐逸扭头笑微微的看着她,趁机说了句:“其实……我说什么也没用,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那你说我在想什么?”

  “你在想我心里在想什么,不过我想告诉你,我的心里已经没有什么结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安雅愣了愣眼神,然后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没有吱声了,只是默默的启动了车。

  见得安雅那样,唐逸愣着眼神想了想,然后鼓足勇气说了句:“我们结婚吧,好吗?”

  安雅听着,还是没有吱声,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只顾默默的驱车驶出了机场停车场……

  过了好一会后,安雅才扭头看了唐逸一眼,说了句:“我还得想想。”

  “那你心里……究竟怎么想的?”唐逸问道。

  安雅回道:“我不是说了么,你还得让我想想。”

  见得安雅如此,唐逸沉默了,没有再说什么了。

  一会儿到了江阳市市区后,安雅扭头冲唐逸问了句:“你要去哪里?”

  “回平江。”

  “这就回去?”

  “是的。”随之,唐逸忙是问了句,“你和我一起么?”

  安雅想了想,回道:“那你开我的车回去吧。”

  “你呢?”

  “我就不去了。”

  “那……”唐逸想了想,“那还是算了吧,你开车送我去福万家集团吧。”

  “去那儿做什么?”

  “我去那儿借辆车。”唐逸回道。

  “我不是说……要你开我的车回去了么?”

  唐逸则是回道:“若是你跟我一起回平江的话,那就算了吧。”

  安雅想了想,然后回了句:“那我就……送你去福万家集团吧。”

  “……”

  关于福万家集团的总部,早已设在江阳市了。

  现在的福万家集团已经是国内小有名气的集团公司了,也达到了周晓强的发展目标,集建筑、地产、房产销售等于一体了。

  只是没有人知道福万家集团还有一位隐形老板,那就是唐逸。

  安雅开车送唐逸到了福万家集团后,她也就回去了。

  唐逸看着安雅驱车离去,他的心里不由得有些落寂似的……

  他现在有些搞不懂安雅的心里究竟都是怎么想的?

  其实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安雅却是给它整得复杂了。

  之后,唐逸给周晓强打了个电话,说是他在福万家集团,要借辆车开回平江。

  周晓强得知后,忙是告诉唐逸,说他现在在北京那边,在谈一个项目,他说他马上给自己的秘书去个电话,他秘书会给他车钥匙的。

  过了一会儿,周晓强的秘书忙来接待了唐逸,给了他一辆商务版别克的车钥匙。

  于是,唐逸也就开车回平江了。

  在回平江的途中,意外的,唐逸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胡斯淇打来的。

  听说是胡斯淇,当时唐逸都傻掉了似的,呆呆的,许久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端的胡斯淇问了句:“你听得见我在说话吗?”

  唐逸这才愣过神来,心里虽然激动,但是他却是显得很平静的回道:“我听见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呀?”

  唐逸忍不住一笑:“没什么,只是我在想……我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有听错,我是胡斯淇。”

  唐逸又是一笑,然后问了句:“你……过得还好吗?”

  “你觉得呢?”胡斯淇回道。

  “我不知道。”

  “那就……好吧。”

  “什么意思呀?”唐逸忙是问了句。

  “没什么,我说好。说我过得好。”

  “哦。”唐逸应了一声,然后问了句,“还在英国?”

  “是的。”

  “为什么……突然会……想起给我来电话呀?”

  “本来是不想给你打电话的。也没有想过还要给你打电话。”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回道。

  “可你还是打了。”

  “是。”胡斯淇回道,“不过……不是我想打这个电话,而是我爸我妈要我给你打这个电话的。”

  唐逸不由得皱眉一怔:“为什么?”

  “我想……我不解释……你也应该知道了?”

  “我不知道。”

  “那就是我爸我妈……还想拿我来做人情呗。”

  唐逸皱眉一怔,这才明白一些……

  过了一会儿,唐逸言道:“可你是不会听从父母的安排的。”

  “是的。”胡斯淇回道,“不过……我过两天会回一趟老家。”

  “回来做什么?”唐逸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