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20章 那些记忆

   听得唐逸那么的问着,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回道:“不做什么。就是回去看看,仅此而已。”

  “哦。”唐逸应了一声。

  胡斯淇忽然问了句:“我们还能见个面么?”

  唐逸愣了一下:“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

  “我不知道。”胡斯淇回道,“但回去了,我还是想……想见你一面。”

  唐逸又是愣了一下:“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后天吧。”

  “那我还在江阳市。我今天刚回来。”

  “你回来做什么?”胡斯淇问了句。

  “不做什么,只是想家了。”

  “你不是……没有爸妈了么?爷爷不是也去世了么?”

  “可乌溪村还在,永远都在。”唐逸回道。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了句:“那……我们就先这样吧。”

  “好。”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愣了一下,在想胡斯淇突然来的这个电话……

  他在想,刚刚在跟胡斯淇说话的时候,他的心情好像很平静,没有那种激动不已的心跳感了似的?

  或许到了他们现在的这个年龄,一切都理性了吧?

  唐逸自己也清楚,现在他的确是思想成熟了,面对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性了。

  这或许就是时间的变化吧?

  待唐逸驱车回到平江后,李爱民给他来了个电话,待电话一接通,李爱民就欢喜的问了句:“老弟你回来了?”

  “是的。回来了。”唐逸回道,“这次可能会在江阳市呆一个星期,不过现在回平江了,明天或者后天,我回江阳市了,再去找你吧。”

  “成。”李爱民忙道,“那你先忙你的,咱们见面再聊。”

  “……”

  之后,唐逸开车在平江县城转了一圈,对于这个县城,他还是蛮有感情的,毕竟曾经在这儿发生过他自己的故事。

  对于平江县城来说,他最难忘的还是刘晓静。

  只是,彼此早就没有了联系,现在不知道刘晓静可好?

  在县城兜了一圈之后,唐逸也就驱车回西苑乡了。

  在回到西苑乡的时候,他想起了他妈来……

  不过他没有急着去陆文婷她大伯那儿看望他妈,而是直接驱车去了西苑码头。

  待将车在西苑码头停好后,他也就渡船过西苑湖了,回乌溪村了。

  在他回到乌溪村后,首先去了他爷爷的坟前看了看,静坐了一会儿。

  对爷爷的那份歉疚之情,可能永远都在他心中了。

  直到天黑时,唐逸才下山。

  下山后,他直接去了村卫生站。

  只是村卫生站的医务人员已经换人了,廖珍丽早已不在这儿了。

  当唐逸问起廖珍丽医生去了哪里时,现在的两名医务人员只是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一时间,在唐逸的心里一阵莫名的惆怅油然而生。

  曾经,他与廖珍丽医生所发生的那些故事,彷佛依旧历历在目……

  之后,没辙,唐逸也只好去了他隔壁吴婶家借宿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唐逸渡船过西苑湖时,他一直在回忆曾经在乌溪村所发生的那些事。

  记忆深处,依旧有着廖珍丽医生的身影。

  那位娇美的女医生,曾经是那么可爱!

  这种回忆,在唐逸的心里是美好的,温馨的。

  回到西苑乡后,唐逸还是去看了看他妈。

  这次见着他妈,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句,要她自己多多保重!

  对于他妈,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母子那么十多年没有见过面,在唐逸最需要母爱的时候,母亲却是没有在他身边,所以这自然是没有什么母子情分的。

  对于唐逸来说,他现在肯认她,肯叫她一声妈,已经算是不错了。

  至于怨恨,在唐逸的心里已经消失了。

  他也不怨恨什么了,因为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缺的不再是母爱了。

  其实这次他回江阳市的真正目的,还是在把自己的婚事给办了。

  可是哪晓得安雅却是那样。

  现在看来,他自己的婚事怕是这次办不好了?

  这天下午,唐逸驱车回到了江阳市,直接去找李爱民了。

  晚上,跟李爱民在一起喝酒。

  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李爱民忍不住欣然的说:“现在老弟你终于超越我了呀!”

  唐逸忍不住一笑,回到:“还不一定呢?”

  “中央人事办都下通知了,还有什么不一定的呢?”

  唐逸又是笑了笑,回道:“若是我到了中纪委后,不适应那大舞台的话……不是还得会被刷下来么?”

  “放心吧,都进入中央部门了,就算再次,被刷下来了,也是会怕去省里任职的。”

  “说实话,我的心里挺没底的。”唐逸言道,“因为到了中纪委后,我都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再说,在地方各省都争斗得厉害,我想……到了中纪委……怕是内部斗争更激烈?”

  李爱民则是见惯不惯的回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斗争,哪里都一样。只不过是……咱们官场更突出一些。”

  听得李爱民这么的说着,唐逸微笑道:“听你这么说,我心里更没底了。”

  李爱民忙道:“放心吧,老弟,你到哪里都是没有问题的。我是相信你的能力和实力的。”

  “……”

  这晚十一点钟的时候,蓝斓忽然给唐逸来了个电话,待电话一接通,蓝斓就欢喜的说了句:“我回江阳市了,你来我家吧。”

  唐逸愣了一下:“你刚从平川市赶回来的?”

  “是呀。”蓝斓却是欢心的回道,不觉得有什么。

  “那好吧。我一会儿过去。”

  “……”

  原本唐逸打算今晚上在李爱民这儿睡了,可是既然蓝斓说她回来了,要他过去,那么他也只好临时改变了主意。

  当唐逸来到蓝斓她家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可是蓝斓还很精神,也很欢腾。

  毕竟好久没有那个啥了,这突然知道唐逸回来了,这要是不跟唐逸发生点儿啥,她还真是难以入眠。

  唐逸还说他没有洗澡,想先去冲了个澡,可是蓝斓就已经欢喜的将他按在沙发上了。

  无奈之下,唐逸也只好先跟蓝斓做了一回那事。

  云雨过后,蓝斓这才嬉笑道:“好啦,你去冲澡吧。”

  等唐逸去冲了澡,到了卧室,蓝斓又是主动找唐逸要了一回。

  对于这事,蓝斓可是乐此不疲的。

  又是一番云雨过后,蓝斓这才算是得到了暂时的满足,然后冲唐逸问了句:“你这次回江阳市,主要想做什么呀?”

  在蓝斓面前,唐逸也没啥好掩掩藏藏的了,所以他也就直截了当道:“我想……把自己的婚事给办了算了。”

  “安雅答应了?”蓝斓忙是问了句。

  “还没有呢。”唐逸有些闷闷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蓝斓听着,不由得嘻嘻的一笑,问了句:“你还没和她睡过么?”

  “没有。”

  蓝斓不由得笑嘻嘻的主意道:“那你就先睡了她嘛,这样的话……她就会答应了。”

  唐逸却是皱了皱眉头:“这样好吗?”

  “有什么好不好的呀,目的达到了不就好了么?”蓝斓笑嘻嘻的回道。

  唐逸忍不住一笑:“还是算了吧。这事儿……我倒是也想过,不过我觉得……还是不这样为好。她说她要好好的想想,那还是给她时间想想吧。我感觉……她应该会想好的?”

  “若是她想不好,你怎么办?”

  “这个……”唐逸皱了皱眉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

  第二天一早,蓝斓就赶着回平川市上班去了,她留了把钥匙给唐逸,说是这段时间,要他住她这儿就好了。

  蓝斓走后,唐逸又睡了一觉,醒来后,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了。

  他去厨房给弄了碗面条吃,然后便是驱车去五羊县了。

  毕竟五羊县是他唐逸一手给搞起来的,所以离开这么久之后,他还是想回去看看的,看看现在的五羊县究竟都怎样了?

  希望比他想象要好一些。

  在回五羊县的时候,唐逸也没有通知刘天柱、王启发、李德泉他们。

  要是通知的话,肯定会很隆重的接待他这位老书记。

  现在五羊县的县委书记是刘天柱,李德泉担任了县长,王启发是县纪委书记。

  在唐逸回到五羊县后,大致看了看,感觉自他离开五羊县后,虽然五羊县的变化不是很大,但是保持得还不错,这也算是刘天柱他们的功劳了。

  现在的五羊县,街头上随处可见游客,都是来这儿游玩的。

  毕竟五羊县是国内十大休闲之都之一嘛。

  唐逸的目的也就是来这儿看看就罢了,所以他也没有打算去县委见刘天柱他们了。

  因为他知道,要是去见他们的话,今天估计就回不去了,起码得在这儿住一晚。

  再说,他也就是想自由的走走,不想受那些礼仪礼节的约束。

  在五羊县县城看了看,然后唐逸又驱车去了一趟凤凰山景区。

  现在景区总算是随处可见游客了。

  想想,自己曾经为此的付出,唐逸不由得欣然的一笑,觉得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