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22章 没有得到答案

   尽管胡斯淇理解唐逸,也一直都爱着他,但是她知道,她和他是没法在一起了。毕竟她知道,她的心里是难以接受那等事的。

  唐逸见胡斯淇就那样的含着泪看着他,他这心里也是不好受。

  桌上丰盛的菜品成了一种摆设,因为他们俩谁也没有心情动筷子吃点儿什么。

  只是过了一会儿,胡斯淇伸手拿起了桌上的那瓶红酒来,给唐逸倒了一杯,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完了之后,她端起酒杯,冲唐逸说了句:“咱们……再干一杯酒吧!”

  见得胡斯淇那样,唐逸愣了愣眼神,然后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端起了酒杯来……

  待两只酒杯‘当’的一声,碰在一起时,胡斯淇定定的看着唐逸,然后忽然举起酒杯来,一仰脖子,咕咚一声,一口干了杯中酒。

  见得胡斯淇那样,唐逸也是一口干了杯中酒。

  在撂下酒杯的时候,胡斯淇似若自言自语的言道:“我都不知道……我这次……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还要见你?为什么……我的心……还会这么的痛?为什么……这一年多时间来……我都忘不了你?而你……为什么就要跟我妹妹……”

  说到这儿,胡斯淇再次泪雨凝噎!

  瞧着胡斯淇那样,唐逸的眼泪再次忍不住夺眶而出……

  除了痛心的哭泣,似乎他也不知道该这一刻说什么是好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胡斯淇哽咽了两声,随之便是一阵抽噎……

  再过了一会儿后,胡斯淇忍不住一声长呼:“呼……”

  唐逸也是忍不住一声长叹:“呼……”

  完了之后,胡斯淇两眼定定的、若有所思的看着唐逸,说了一句话:“好了,你走吧!”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微怔,两眼定定的看着她,问了句:“这是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呀?”

  “我不知道?但……或许吧?”

  “那……你什么时候……回英国?”

  “过几天吧。”

  唐逸愣了一会儿,本想说他送送她,但最终却只是应了一声:“哦。”

  然而马上,唐逸又是忍不住问了句:“你是不是……以后都在英国了?”

  “或许吧?”

  见得胡斯淇这么的回答着,唐逸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他再看了她几眼后,然后也就默默的站起了身来,扭身离座了,外出走了……

  在唐逸伸手拽开包间门的那一刹那,胡斯淇紧忙抬起头来,眼定定的望着唐逸走了出去。

  原本她想叫住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就这样,自那一年之后,唐逸和胡斯淇的这次见面就这样的结束了。

  唐逸在想,或许这是他最后一次见胡斯淇了——他心爱的女人!

  此生中,他最爱的女人,却是不能跟她在一起,不知道这算不算世上最为悲催的事情?

  只是唐逸知道,这一切都是他曾经年少无知酿成的大错,不能怨别人。

  他也知道,这事也没法去怨别人。

  要说真的有那么一丝怨念的话,那么他也只能怨胡斯淇她妹妹胡斯怡。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唐逸不怨胡斯怡,只怨自己。

  若是他自己不跟胡斯怡发生那事的话,也不会有今天这一幕不是?

  第二天,唐逸在蓝斓的家睡了一天,反正蓝斓也没有在家,就他自己,所以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没有人知道他一时的颓废,更没有人看到他一时的眼泪。

  到了晚上,唐逸站在阳台上,望着江阳市的夜景,望着万家灯火,感受着夜风阵阵吹来,闻着那股气息,感觉好似特别的亲切似的……

  因为他原本就属于江阳市,他是江阳市平江县人。

  感受着这种亲切,忍不住,他忽然掏出了手机来,给安雅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安雅问了句:“什么事呀?”

  唐逸勉强的一笑,问道:“你想好了吗?”

  安雅则是回道:“你心里的结还没打开。”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然后很是平静的回道:“已经没有什么结了,我想明白了,我不过是想娶一个江阳市的女人罢了。因为这里的一切让我很亲切,所以我只想娶一个江阳市的女人。”

  “她不是回来了吗?”安雅这么的回了一句。

  忽听安雅这么的说着,唐逸暗自愣了愣,然后仍是心情平静的回道:“她是回来了,我也见了她。但是我和她只是见见面而已,其它什么都没有。既然你知道那个她,那么你应该知道,若是我心中真有什么结的话,就不会在她还在江阳市的时候,给你打电话,向你求婚不是么?”

  电话那端的安雅听着,沉默了好一会儿,然而则是莫名的问了句:“你什么时候回平阳省?”

  “后天吧。”

  然后安雅说了句:“那我们明天一起吃午饭吧?”

  唐逸听着,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安雅什么意思,只好回了句:“好呀。”

  “……”

  第二天中午,唐逸和安雅坐在餐厅的一间小包间里,两人围着一张小圆桌,面对面的坐着。

  安雅显得娴静优雅的看着唐逸,嘴角流露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意……

  瞧着安雅那样,唐逸微皱了一下眉头,忍不住问了句:“你在想什么?”

  安雅若有所思的抿嘴一笑,回了句:“我在想……要不要嫁给你?”

  唐逸忙是一笑:“还没想好么?”

  “还在想。”

  “那什么时候能想好?”

  安雅愣了一下,然后回道:“这样吧,你明天先回平阳省吧,等我想好了……给你电话吧,行吗?”

  唐逸听着,愣了愣眼神,微笑的问了句:“就不能现在想好,答复我么?”

  “不能。我还得好好想想。”

  “那……”唐逸有所失落的看着安雅,“好吧。不过……还有二十来天左右,我就得去北京了。”

  安雅回了句:“在你去北京之前,我给你电话吧。”

  “……”

  这次唐逸回江阳市,最终还是没能得到安雅一个明确的答复。

  第二天坐在回平阳省的飞机上,唐逸的心情有些低落,感觉自己是不是真的悲催了?

  没想到曾经身边那么多的女孩,最终自己的婚姻大事却是陷入了这等境地……

  对此,咱们的唐逸唐书记着实是感触良多!

  中午十二点在平南机场下机后,是潘少云开车来机场接的唐逸。

  坐在回省纪委的车上,唐逸的心情一直很低落。

  潘少云一边开着车,一边扭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书记,心里似乎有什么话想对唐书记说,但是看他心情那么的低落,也就没敢吱声。

  过了好一会儿后,唐逸扭头冲潘少云问了句:“这几天……省纪委没什么事吧?”

  “省纪委倒是没有什么事,只是……”潘少云趁机回道。

  “只是什么?”

  “只是又遇见了一个大难题。”

  “什么难题。”

  “青兰市市长罗鼎盛存在着极大的问题,但是他在中央也有强硬的后盾。”

  唐逸听着,皱眉一怔,忙是问了句:“有多硬?”

  “跟刘华新的背景差不多吧?”

  唐逸又是一怔:“你是说……罗部长是罗鼎盛他爸?”

  “嗯。”潘少云点了点头。

  “那罗鼎盛究竟是什么问题?”

  “贪腐、涉黑、严重的违纪!”

  唐逸听着,又是皱眉想了想,然后问了句:“从平南市到青兰市要多久呀?”

  “走高速,大约二个小时吧。”

  “那咱们下午就去一趟青兰市吧。”

  潘少云忙道:“还是明天吧,唐书记?今天您这不……刚回来么?”

  唐逸则是回道:“没事,我不累。那个什么……一会儿咱们吃完午饭后……就出发吧。”

  说着,唐逸忙是问了句:“关于罗鼎盛的那些贪腐、涉黑、违纪的证据,已经搜集到了吧?”

  “目前只搜集了一小部分。”

  “足够定罪用了么?”

  “差不多。”

  “那就行了。”

  “……”

  一会儿,回到省纪委后,待吃过午饭,唐逸就要潘少云上楼去将所搜集来资料拿来给他在车上看看。

  完了之后,咱们唐书记也就要潘少云开车直奔青兰市而去了。

  青兰市位于平阳省的西南部,算是一个较为偏远的市县。

  现在高速开通了,也就两个小时候左右就能到青兰市,以前的话,开车得开老半天才能到青兰市。

  在去青兰市的途中,坐在副驾座位上的唐逸一直在浏览关于罗鼎盛的贪腐、涉黑、违纪资料。

  原本唐逸以为平阳省再也没有什么棘手的案件或者人物了,可是没想到突然又冒出了一个罗鼎盛来。

  这可真是层出不穷呀!

  潘少云之所以着急向唐书记汇报这事,那是因为潘少云知道,等唐书记离开平阳省后,怕是他潘少云搞不定这事?

  所以潘少云也就要趁着唐书记还在平阳省,把这事给办了。

  基本上,办了这事后,平阳省算是暂时太平了。

  在咱们唐逸唐书记的领导下,省纪委还是得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