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26章 原则

   当晚,罗部长就乘坐飞机赶往了平阳省。

  这事,毕竟是件大事。

  那罗鼎盛可是他罗部长的儿子,所以他罗部长能不着急么?

  罗部长在平南机场下飞机的时候,就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唐逸也不知道罗部长急着就赶来了平阳省。

  待接通电话后,听说罗部长在平南机场,唐逸这才猛的一怔。

  事实上,他还是能够体会一个父亲对儿子的那种父爱的。

  不过关于罗鼎盛的问题实在是太严峻了,所以这事他唐逸也只能说对不起了!

  听说罗部长在平南机场,唐逸也没有说什么,只说了句:“我这就过去接您吧!”

  大约四十来分钟的样子,唐逸驱车到了平南机场,接到了罗部长。

  罗部长上了唐逸的车后,往副驾座位上一坐,就焦心的扭头冲坐在驾驶的唐逸说了句:“唐逸呀,这次……算我求你了,行吗?”

  听得罗部长这么的说着,唐逸也是不敢看他,因为他怕自己同情他,所以一边驾着车,一边说道:“罗部长,这事……咱们还是一会儿再说吧。”

  说完,唐逸话锋一转:“对了,罗部长,您还没有吃晚饭吧?”

  “晚饭先不说了!”罗部长忙道,“咱们还是说说罗鼎盛那事吧!”

  “这个……”唐逸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对不起,罗部长,这事……我也做不了主呀!”

  “在平阳省,你怎么做不了主?你是省纪委书记不是?”

  “话虽这么说,但我只是省纪委书记罢了,我并没有什么特权呀。”

  见得唐逸如此,罗部长忙是递了一个信封过来:“唐逸呀,这个你先拿着!”

  唐逸一边开着车,一边瞧了一眼那个信封:“这是什么呀?”

  “你先拿着呀!”罗部长忙道。

  “对不起,罗部长!这个我不能拿!”

  “没事,车上不就咱们两个么?”

  “那我也不能拿!”唐逸忙道,“好了,罗部长,您还是别使我为难了成么?这事……怎么说呢?我想呀……作为罗部长您……您应该知道,这事……不是我说怎么样就怎么样的!都是得靠事实说话的!咱们玩的就是一个规矩不是?现在是罗鼎盛破坏了规矩、破坏了组织的原则、也蔑视了咱们的法律,而这些规矩、原则、法律等等等,不是我唐逸能制定的,也是我唐逸说了算的,所以这事……您真的使我太为难了!”

  罗部长立马回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但是……罗鼎盛毕竟是我的儿子!等你将来做了父亲,就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和感觉了!”

  “罗部长,您所说的父爱我能理解!但是您有没有想过,您这……是一种溺爱了?”

  “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懂吗?”

  “我懂!”唐逸忙是回道,“但是在咱们的规矩、原则、法律前面,它是不会看着对方是谁的!只要谁触犯了,都是平等的!我希望……罗部长您也不要搞特殊化了!”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轻判。然后根据罗鼎盛在狱中的表现,慢慢减刑。其它的……您罗部长要是要求我立马放人的话……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我想,罗部长您心里也是清楚的!所以……罗部长,您就别在难为我了!”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罗部长又是说道:“你先拿着信封吧!”

  “不!”唐逸忙是回道,“这个我不能拿!不管您怎么说,我都不会拿这个的!这也是我的原则!我不会破坏我个人的原则的!”

  说着,唐逸又是话锋一转:“关于办法,我刚刚已经跟您说过了,我会尽量去做的!”

  见得唐逸如此,罗部长也是没辙了!

  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有些敬佩唐逸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名不一样的年轻党政干部。

  关于这位年轻的家伙,的确是有他的独特之处,也有他独特的品质。

  见得罗部长不吱声了,唐逸便是言道:“罗部长呀,既然您没有胃口吃什么的话,那么……我就回去给您熬点儿粥喝吧。”

  罗部长则是回了句:“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只想见见罗鼎盛!”

  “这个我可以安排,不过得明天了。”

  “今晚不行么?”

  “这个……”唐逸皱了皱眉头,“那好吧,我这就打电话安排一下吧。”

  “……”

  一会儿,在唐逸的安排下,罗部长先去临时禁闭室见了自己的儿子罗鼎盛。

  罗鼎盛在见到自己老爹的那一刻,惊喜坏了,都蹦了起来,以为自己可以得救了。

  然而,罗部长的脸却是紧绷着,负重的看着罗鼎盛。

  忍不住,罗部长伸手一个大嘴巴子扇去……

  ‘啪!’

  一声脆响。

  这一巴掌将罗鼎盛的头都给打歪了。

  罗鼎盛也是没啥反应,就那么歪着头。

  这时候,罗部长终于忍不住说道:“你说你,好好的,为什么就要去搞那些歪门邪道的呢?你自己说说,作为一名市长,你愁吃么?你愁穿么?你说你什么都不愁了,为什么还要去搞那些歪门邪道的呢?”

  罗鼎盛听着,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扭头看了看他老爹,问了句:“是不是这次……我没得救了?”

  “怎么救?”

  “您不是……”

  “就是因为你这想法,把你自己给害了,知道么?你不要以为我是什么,你就可以胡作非为,懂么?”说着,罗部长话锋一转,“好了,什么都不说了吧,你也该好好的反省了!”

  “……”

  之后,唐逸没有安排罗部长去住酒店,而是直接带着罗部长回到了省委家属大院。

  这晚,唐逸也就安排罗部长住在他的别墅了。

  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唐逸还是亲自去给罗部长熬了点粥。

  可是等粥熬好了,罗部长却是说他想喝酒。

  于是,唐逸也只好陪着他喝酒。

  几杯酒下肚后,彼此也就畅聊开了。

  忽然,罗部长冲唐逸说了句:“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的话,该多好呀!”

  唐逸淡淡的一笑,则是说了句:“为什么我就没有当部长的老爹呢?”

  罗部长听着,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句:“将来你儿子准会有个当部长的老爹!”

  唐逸笑了笑,然后回了句:“但愿吧!”

  罗部长听着,又是抿了一口酒,然后冲唐逸问了句:“你说我们为官是为了什么呀?”

  唐逸淡笑道:“实际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在学习的时候,看到了主席语录上说的是为人民服务,所以我一直在奔着这个目标努力。”

  “那证明你找准了方向。”说着,罗部长怨言道,“为什么罗鼎盛就没有找准这个方向呢?”

  “或许他被迷惑了吧?”唐逸回道,“说实话,在这个越来越现实的时代,一切都以经济为前提的时代,人的确是容易被迷惑其中的。”

  “……”

  就这样,唐逸跟罗部长畅聊了大半夜,差不多到了天亮。

  在这次畅聊中过后,罗部长已经不再那么的痛恨唐逸了,反而是更加的赞赏他了。

  事实上,唐逸所表现出来的是一种正义的力量,所以最终总是容易被理解的,也是慢慢会被赞赏的。

  对于罗部长而言,他自然深知,如今像这样的年轻的党政干部可是为数不多。

  显然,罗部长也知道,在这样一个愈来愈现实的时代、一切都以经济为主的时代中,有许多的党政干部在迷失,他们已经失去了方向。

  或许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可能还需要更多想唐逸这样的党政干部?

  事实上,组织上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严峻的问题,所以也是想以唐逸来树立一个榜样。

  所以才会有这次破格的重用,所以他才会那么快被通知进中纪委。

  这对唐逸来说,可是始料未及。

  当然了,他内心还是蛮欢喜的,毕竟进入中央可是所有党政干部的终极目标。

  可是唐逸也有些担心,担心自己进入中纪委后,不知该怎么开展工作?

  还有就是,估计那里的暗斗啥的会更加的激烈?

  唐逸也在想,那个刘部长会不会趁机报复他?

  这个罗部长又会不会记恨他?

  要是这样的话……还未进入中纪委就给自己树立两大劲敌不是?

  待罗鼎盛的问题处理完毕后,唐逸再次前往了青兰市。

  这次去青兰市,主要是想核实一下上回六局的问题都怎么处理了?有没有按照他的意思处理?

  他更想知道是,那个彭书记有没有开除廖武正党籍、解除他的一切职务?

  唐逸知道,这可能是他在平阳省处理最后一宗事件了?

  因为过不了几天,他就得去中纪委报到了。

  所以他想将这事给核实了,给做到尽善尽美。

  他更想核实的是,那群农民工有没有拿到自己的工资?

  参与殴打农民工的那群人有没有得到制裁?

  还有,那次组织殴打农民工的头目究竟是谁?

  这些,就是他这次要去青兰市核实的。

  也是一定要核实到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