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31章 释然

   那个胖子本来是想前来耍耍威风,结果哪晓得上演了这么一出闹剧。

  这出闹剧,让唐逸看得还是过瘾,一直在偷着乐。

  到了最后,那个中年男子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遇着了一个大人物。

  原本他还想装一把呢,以示他背后有人呢。

  可是哪晓得,对方可是一个大人物。

  最后,判定了那个中年男子负全责。

  不过对于唐逸来说,心里多少有些郁闷,心想自己怎么在哪儿都能碰见一些二货?

  不过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二货也是到处存在。

  第二天周六,对于唐逸来说,总算是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个双休日了。

  因为现在他在中纪委负责后勤工作,基本上是没啥事的,不必整日为那些工作上的事情烦恼。

  这天下午,唐逸一时闲来无事,他又跑来了西单广场这儿闲坐着,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再这儿遇见林婉怡?

  无疑,关于上回在这儿碰见林婉怡那事,那种疑问一直还留在他的心里。

  其实他最想知道的,就是看看那个名叫林唐的孩子是不是他唐逸的孩子?

  关于曾经在北京担任江阳市驻京办主任期间的那些事,彷佛又历历在目。

  对于北京来说,唐逸还算是蛮有感情的。

  这不仅仅是因为那位北京姑娘林婉怡,还有曾经在驻京办所经历的那些事。

  对于现在的唐逸来说,虽然心境不一样了,但是曾经的那些的事情,如今回忆起来,还是觉得蛮温馨的。

  几年过去了,唐逸没想这次来京,自己已经是中纪委副书记了。

  尽管现在只是负责后勤那一块,工作上也是有些闷闷的,但是毕竟已经是中纪委副书记了,所以如今的那种心情自然是不一样了。

  这天下午,唐逸就这么默默的坐在西单官场上,想着那些事,偶尔点燃一根烟来。

  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他瞧着一抹斜阳照来,不由得深有感触的一声叹息……

  又是点燃一根烟,待吸完手头的这根烟之后,唐逸忽然缓缓的站起身来,也就打算离开这儿了。

  就在这时候,传来了一个声音:“嗨,唐逸,是你个死家伙吗?”

  忽听这声音,唐逸扭头看去,不由得欢喜的一怔:“刘晓静?!!”

  刘晓静欢心的一乐:“真是你?!!”

  唐逸怔怔的瞧着刘晓静,欢喜的一乐:“你怎么会在这儿呀?”

  “那个什么……我带我的员工,来北京旅游呀!”刘晓静欢喜的回道。

  “你的员工?!!”唐逸又是一怔。

  “是呀。”刘晓静回道,“后来我不是下海经商了么?我现在在广州那边开了一个公司。这不是到了我们公司一周年庆典活动了么?所以我就带着他们来北京旅游,玩玩。”

  “你开的什么公司呀?”唐逸好奇的问了句。

  “化妆品呀。”

  唐逸听着,忍不住一笑,说了句:“看来不错呀?”

  “还可以吧。”刘晓静回道,随之,她若有所思的打量了唐逸一番,“你个家伙好像变了?我刚刚都……不敢叫你,怕是认错了人,呵!”

  唐逸忍不住一笑,也是上下打量了刘晓静一眼:“你现在很像是一个女强人哦!”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对了,要不……咱们去找个地方坐坐吧?”

  “好呀!”

  “那你的那些员工……”

  “没事,今天下午是自由活动,不用管他们。”

  “……”

  一会儿,唐逸和刘晓静找了一家餐馆,要了个单间。

  待围着一张小圆桌面对面的坐下后,唐逸忙是张罗着点菜。

  完了之后,唐逸看着对面坐着的刘晓静,心里不由得一阵感叹唏嘘的……

  想想,对面坐着的这位美丽的女强人,可曾经也是自己身边的一位女孩。

  而如今,跟他好像也没有了什么关系似的?

  记忆中,可是他破了她的处,两人曾在一起肆意的疯狂过,毫无顾忌的做过那等男女之事。

  但现在彼此见了面,好似有些生疏了?陌生了?

  只是那种超乎寻常的友情还在而已。

  此时此刻,唐逸不知道刘晓静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只是他自己感叹唏嘘的。

  曾经那些美好的事情,彷佛历历在目,可一瞬即过,彷佛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刘晓静若有所思的冲唐逸微微一笑,问了句:“你现在的太太是……胡斯淇吗?”

  忽听刘晓静这么的问着,唐逸苦涩的一笑:“我还是原来的我。”

  “什么意思呀?还没有成家?”

  “对。”唐逸点了点头,然后冲刘晓静问了句,“你呢?”

  “我也还没有。”

  “你也没有?”唐逸忽地一怔。

  “还没有呢。不过……”刘晓静若有所思的看着唐逸,然后娇羞的一笑,“不过我想也快了?”

  “那我就提前祝福你们吧!”

  “谢谢!”随之,刘晓静话锋一转,“对啦,你跟胡斯淇……最后究竟怎么样了?”

  “我跟她没有怎么样。”

  “她不是喜欢你吗?”

  “你怎么知道?”唐逸有些好奇的问道。

  “她跟我说的。所以后来……我就跟你慢慢的……拉开距离。因为我想成全你和她。”

  唐逸皱眉一怔:“当时不是因为我跟蓝斓的花边新闻闹得你跟我疏远的么?”

  “其实不是因为这个。”

  “我明白了。”唐逸点了点头。

  刘晓静若有所思的看着唐逸,又是问道:“对啦,你怎么会在北京呀?”

  “我现在工作就在北京。”

  “又是驻京办?又是因为犯错误了?”

  唐逸忍不住一笑,回道:“这回不是驻京办了。这回是在中纪委工作了。”

  刘晓静猛的一怔:“你已经进入中纪委了?!!”

  “嗯。”唐逸点了点头。

  “那恭喜你!”

  唐逸却是淡笑道:“没什么好恭喜的。现在……其实工作也不是特别的顺心。因为刚到北京嘛,刚进中纪委,暂时负责后勤那块,几乎是没什么事可做。”

  刘晓静打量着他,忍不住说了句:“你好像……并不是特别的开心?”

  “也没有了。”唐逸回道,“我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你也知道,也曾去过乌溪村不是?我能从那么一个山村里走出来,一直到今天这个位置,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只是觉得……生活中还少了点儿什么似的?”

  “应该是缺少一位太太吧?”

  唐逸忍不住一笑:“可能就是这个吧。”

  “除了我,除了胡斯淇,不还有方乐乐么?你一个都没有抓住么?”

  唐逸苦涩的一笑,然后转移了话题:“算了,咱们还是聊些别的吧。”

  “……”

  饭后,已经夜里九点来钟了,唐逸开车送刘晓静回到了她所住的酒店,完了之后,他也就回家了。

  如今对于唐逸来说,他也说不上开心,但也说不上不开心。

  或许有些麻木了吧?

  只是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再回一趟江阳市?

  他还是不甘心安雅一直都不对他做出一个明确的决定。

  想着要回江阳市一趟,可能是他对自己目前的处境并不是很满意吧?

  因为他觉得自己在中纪委负责后勤,还不如在平阳省担任省纪委书记呢。

  或者是回湖川省担任省委书记,也比这个威风不是?

  现在,他感觉自己是不是因为在平阳省反腐时太严厉了,导致自己被‘软禁’了?

  因为现在给他一个中纪委副书记的头衔,压根就管不了啥事似的。

  这对于一位冲锋陷阵的一线干将来说,着实是感觉有些寂寞。

  第二天周日,罗部长忽然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说是请他吃饭。

  这个电话倒是令唐逸感觉很意外。

  因为在处理罗部长的儿子罗鼎盛的问题上,唐逸以为自己彻底得罪了罗部长,可是没有想到罗部长还会突然给他来个电话,请他吃饭。

  中午,罗部长在王府饭店宴请了唐逸。

  在彼此见面时,罗部长的第一句话就是:“说实话,我既恨你,又挺欣赏你的!”

  唐逸忍不住一笑,说了句:“您比我想象中要可爱许多!”

  罗部长释然的一笑:“其实……我欣赏你还是多过于我恨你。事实上……我也知道,在处理罗鼎盛的问题上,你还是有些私心,偏向于了我。否则的话……我也知道,就罗鼎盛的问题而言,足够判死刑了,但最终只是判了20年,所以我觉得……还是挺感谢你的!”

  听得罗部长这么的说着,唐逸言道:“其实……跟您说实话,在处理罗鼎盛的时候,我也没有想过自己未来的仕途。因为我知道这里的事情。”

  “可你还是那么做了不是?”

  唐逸反问了一句:“难道罗部长……您觉得我不该那么做么?”

  罗部长淡然的一笑:“我知道你所做的都是在表达民众的心声,所以……我欣赏你!”

  “可是现在……让我负责后勤,我一直很困惑。”

  “这个我想……只是一个过渡吧?”罗部长回道,“但关于对于你的工作,我是无法干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