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33章 谈话过后没变化

   听得副总理那么的问着,唐逸坦然的回道:“着实是还有些不大适应。但我想……应该会慢慢适应的。我现在就感觉自己已经慢慢的适应了。”

  “那就好!”

  趁机,唐逸说了句:“不过我还是不大喜欢负责后勤工作。”

  “嘿……”贾副总理忍不住一笑,“我知道你是不会喜欢的。不过……慢慢来,等你适应了北京气候和环境之后,可能就会安排你负责别的工作了?”

  说着,副总理话锋一转:“对了,你对这个贪腐问题,有什么看法呢?”

  唐逸回道:“我觉得贪腐问题不只是平阳省的问题。还有其它各省市都存在这种问题。而且已经成为了趋势化、气候化。所以反腐工作将会成为工作的重中之重。若是不扼杀这股歪风邪气,那么……或许咱们的队伍就完了。这已经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了。当然了,事实上,意识到这一问题的党政干部还是大有人在的,他们也正在做这样的反腐工作。比如说,平阳省的省委书记朱延平、省检察院检察长夏志明,还有,湖川省的省委书记安永年、省纪委书记李爱民等等等。但我觉得,更主要的还是需要中纪委加大力度,引导各省市进入反腐行动中。我们中纪委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方方面面的,包括加强整顿、培训、宣传等等等。因为关于反腐问题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贾副总理欣然的一笑:“没错!你说的没错!确实是势在必行了!对了,你对反腐工作,有什么样的独特的见解么?”

  “这个就一个字:严!”唐逸回道,“因为我想您也知道,咱们组织的交际圈还是比较复杂化的,还有就是人情化,但是在反腐工作上,必须得做到六亲不认!只有严厉的打击,才能扼杀住这股歪风邪气!更重要的,还是得有一道死命令下去!当然了,纪委跟检察院、法院的合作也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只有将心系在一起,才能坚决的打击那些违纪、贪腐的党政干部!对于这部分人员,我们没有什么情面好讲的,因为他们都是百姓眼中的鼠虫、毒瘤!就拿平阳省来说,因为原省长卢广庆首当其冲的带头违纪、贪腐,所以导致了平阳省的经济发展等停滞不前!在打击掉卢广庆之后,现在的平阳省正在一心向好!所以没有严厉的打击,怕是还有很多省市的经济发展都是停滞不前的?”

  副总理又是欣然的一笑,打量着唐逸:“我完全赞同你的观点!在对待反腐这个问题,确实就是要严厉!没有严厉的打击,永远都难以换来清廉的领导班子!”

  唐逸忍不住说了句:“所以势在必行,要是等到这股歪风邪气深入骨髓的话,那就难了!”

  “……”

  这次,唐逸与贾宗正副总理谈话,令贾副总理颇为满意,因为他看到了一名党政干部对未来的担忧,这就是看到了对未来的希望。

  尤其是唐逸那句话,说是等到这股歪风邪气深入骨髓的话,那就难了。

  事实上,中央早已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所以现在也是将反腐工作放在了重中之重!

  在中央等有关领导看来,唐逸就是一名干将,可是没想到他也是有远虑的,他也是有自我的政治抱负的。

  之所以他能被备受关注,那正是因为他的那股正气,那股不怕一切的正气。

  唐逸以为,这次跟副总理的谈话,或许可以改变一些东西,比如说他自己所担任的工作。

  但是,两个星期后,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这对唐逸来说,可是有些郁闷。

  因为负责后勤工作,对唐逸来说,着实是没啥意思。

  原本他想请假回一趟江阳市,可是快到国庆节了,所以他也就没有请假了,打算等过国庆假再回江阳市算了。

  这次回江阳市的主要目的,还是想了了自己的终生大事,那就是婚事。

  到了国庆节,等值班安排表出来后,唐逸跟孪书记商量了一下,说是他回江阳市有些事情处理,能不能不安排他在国庆节期间值班了?

  孪书记还算好商量,也知道唐逸刚进中纪委,可能还不大适应,估计是想借着假期期间回老家探探亲,以此放松一下心情。

  于是孪书记也就答应了唐逸,给他放了七天假。

  对于唐逸来说,打自他混入官场后,就一直都没有怎么休息过。

  这也算是一次长假了。

  在九月三十号的晚上,唐逸就乘坐飞机回到了江阳市。

  回到江阳市的当晚,他直接去了蓝斓那里,跟共度了良宵。

  对于睡女人这事,唐逸现在着实是没有以前的那种心情了,现在十天半个月的不睡女人,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当然了,时间再长一点的话,他还是有点儿想的。

  毕竟他还算年轻,这种事情,长时间没有的话,肯定是不成的。

  对于蓝斓来说,她则是唐逸回来了,她就拼了命的跟他缠绵得没完没了的,他一走,她也就不想那事了。

  由于晚上彼此缠绵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睡,所以一号的上午,他们俩睡到上午十一点才醒来。

  醒来后,蓝斓意犹未尽的冲唐逸嫣然一笑,不由得,她又是主动找他要了一回。

  这回,云雨过后,蓝斓忍不住冲唐逸问了句:“你和安雅的婚事还没敲定下来吗?”

  唐逸有些苦闷的一笑,回了句:“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事来的。”

  “那要不要……我帮你什么呀?”蓝斓问道。

  “不用了吧。”说着,唐逸忽然撑起身来,依靠在床头,点燃了一根烟来,“我想……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安雅的心里还有一些事罢了。但我想……她应该会很快就有个决定的?”

  蓝斓忍不住替唐逸着急道:“哎呀,她还是快点儿决定吧,都急死我啦!你说……这都老大不小的了,还拖什么呀?”

  见得蓝斓这样,唐逸忍不住打趣道:“要是我和她的事情敲定了的话,怕是……以后咱们俩就不能来往这么密切了哦?”

  听得唐逸这么的说着,蓝斓不由得有所惆怅的打量了他一眼,然后言道:“没事。我已经习惯了现在这种生活。反正……只要你能隔三差五的来看看我就好了。放心,我们俩的事情,会永远是个秘密的。”

  唐逸听着,不由得扭头打量了蓝斓一眼:“其实……你内心还是想嫁给我的是吧?”

  “曾经确实是有想过。但是这事咱们就不说了。反正我该说的已经跟你说清楚了。”

  见得蓝斓那样,唐逸又是问了句:“你真的能那么的洒脱?”

  蓝斓若有所思的一笑:“我还有什么能不洒脱的呀?反正……都这样了。”

  说着,蓝斓又是若有所思的瞄了唐逸一眼:“要是真有来世的话,我再做你完整的女人吧。”

  唐逸忙道:“这世你也没有什么不完整的呀。”

  “你不觉得,可我自己会觉得。”蓝斓回道,“可能是我……太爱你了吧,所以我希望你娶一个完整的女人。我……毕竟是……哎呀,算了,反正说不说,你都知道。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说完之后,蓝斓一边下床,又一边说道:“你赶紧起来吧。我去弄饭去了。咱们俩不能再这么的腻味在床上了。”

  唐逸忍不住打趣道:“这不是你喜欢的么?”

  蓝斓回头冲唐逸娇媚的一笑:“关键是饿了呀。”

  见得蓝斓那样,唐逸忍不住一笑,然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随后,待他看着蓝斓走出卧室时的背影,不由得,他皱眉一怔,心想,多好的女人呀,多美的女人呀,其实……要是娶了她……也是蛮不错的,只可惜的是……

  想着想着,他似乎也懒得去想了,伸手将手头的烟头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掐灭,然后也就掀开被子,下床了。

  午饭的时候,坐在唐逸对面的蓝斓一直眼定定的看着他。

  看得出来,蓝斓还是不忍心将这么一个好的男人拱手相让的。

  可是她的内心里,还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总觉得自己是个婚后的女子,嫁给唐逸不合适。

  所以她还是想放唐逸自由,让他去娶一个完美的女人。

  她对他的那种爱,是超越了一种境界的爱。

  甚至很难令人理解她的那种爱。

  事实上,唐逸都搞不清蓝斓对他是一种怎样的爱?

  不过他能感觉得到,蓝斓只是希望他好。

  而对于唐逸来说,他真正想娶的女人其实胡斯淇。

  可是现在,由于种种的变数,他也只好决定娶了安雅了。

  只是令他郁闷的是,安雅还没有答应嫁给他。

  忽然,蓝斓向唐逸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要是胡斯淇说,她什么都都愿意了,她什么都认了,不管你之前怎么样,那些过去的事情,她都不在乎了,她就是要嫁给你,那么……你会怎么办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