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35章 回老阵地

   第二天上午,唐逸离开平江的时候,周晓强和李爱民还在担心他的婚姻大事问题。

  说实话,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算他唐逸自个不担心,但是关心他的人都替他担心了。

  毕竟他也是快奔三的人了不是?

  唐逸知道,周晓强和李爱民是着实打心里担心他的婚姻大事问题。

  按照周晓强的意思,还是想撮合唐逸娶了那个商界才女杜欣欣。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显然,唐逸自己也不会瞎张罗了。他的目标就是安雅了。

  所以他也是不会轻易改变这个决定了。

  至于还有什么变数的话,那么可能也就是来自胡斯淇那边的变数了?

  但是,唐逸也权衡了一些东西,考虑娶安雅,主要还是想圆了安永年的一个心愿。

  因为至始至终,安永年都想撮合唐逸娶了安雅。

  对于唐逸自己来说,他知道自己欠安永年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没有办法去偿还。

  若不是因为安永年的话,唐逸也知道,他自己前期在官场上不会走得那么的顺。

  尽管后期安永年没有帮他什么了,但是前期对他的帮助可是至关重要的。

  显然,现在唐逸也无需安永年的帮助了,因为他已经进入了中纪委,已经超越安永年。

  再说,安永年现在还混在省委,而他唐逸已经混入了中纪委,显然是想帮他,也使不上什么劲了。

  对于唐逸自己来说,他所欠安永年的,不仅仅是安永年在前期的时候帮助过他。

  而是安永年一直像一个父亲一样的关怀着他,那种东西,不是说还就能还的。

  所以唐逸想了又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了了安永年毕生的心愿。

  曾经唐逸对自己的秘书柯小敏说过,意思就是,所欠的人情债,还是要还的。

  其实在那个时候,唐逸就想好了要娶安雅。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结果安雅却是迟迟不定的。

  其实,安永年是个明人,有些事情,就算唐逸不说,他也明白唐逸的意思。

  在唐逸说跟安雅试着交往的那一刻起,安永年就明白了,唐逸可能是想还他安永年一点儿什么,也可能是想了了他安永年毕生的心愿。

  所以后来,安永年也对唐逸说了,说他和安雅的事情,他不插手了,随他们俩自己谈了。

  安永年这意思就是,若是唐逸和安雅最终实在没有办法在一起的话,那也就算了,不再强求了。

  不管怎么说,唐逸的心意已经到了这儿了。

  毕竟男女感情这种事情,终究还是讲究一个缘分的。

  这天回到江阳市后,唐逸没有急着去见安雅,而是去了一趟五羊县。

  对于唐逸来说,五羊县可是跟他有着深厚的感情的。

  毕竟他在那个地方呆了很多年。也是他唐逸一手将五羊县发展起来的。

  可以说,五羊县如今的发展,是他唐逸一生的骄傲。

  想想,曾经那个破穷县,在唐逸的努力下,将其发展成为了全国十大休闲城市之一,这显然是一种政绩,也是一种骄傲!

  真正意义上来说,唐逸是从五羊县崛起的。

  从五羊县县长到县委书记,他在五羊县一呆就是那么些年,最终看着自己将五羊县发展成为了全国十大休闲城市之一。

  正因为这个政绩,使得了他备受省委以及中央的关注,往后是一路官运亨通。

  从平川市市委书记过度,一跳就跳入了平阳省省纪委书记,再一跳就是中纪委副书记了。

  虽然现在唐逸在中纪委只是负责后勤那块,看似没有什么实权似的,但是可也是中纪委副书记呀!

  到了地方上,那可也是牛b哄哄的呀!

  毕竟级别在那儿摆着,就地方各省市的党政干部,谁敢跟他唐逸叫板呀?

  这次,唐逸回五羊县,跟刘天柱、愈忠明、王启发、李德泉他们见了一面。

  对于这位老县委书记现在回五羊县了,刘天柱他们几个自然是欢喜。

  晚上,刘天柱他们为唐逸设宴,好好的给款待了一番。

  这种款待,对于唐逸来说,他觉得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是他唐逸为他们打下了这么好的一片江山。

  当然了,刘天柱他们可是打心里的欢迎这位老县委书记回来看看了。

  在晚宴上,刘天柱他们还是习惯了以前的称呼,直接称为唐书记。

  如今看到五羊县还处在一个良性的轨道上发展,这对唐逸来说,自然是倍感欣慰。

  在晚宴上,刘天柱不忘半似玩笑似的言道:“唐书记,我记得您当年说过,咱们可是一个整体,只要谁发展起来了,就得带领大家共同发展,所以现在您都进入中纪委了,是不是该考虑拉咱们一把了呀?”

  听得这话,唐逸忍不住欢欣的一笑,言道:“这确实是我的原话,不过我也没有忘记你们。放心,回头我直接跟省委书记安永年提提,这事我想……就你们几个来说,在这一届换届的时候,应该都会大有喜色了?直接进入省委我就不敢保证了,但是进入市委我还是敢保证的!”

  听得唐书记这话,愈忠明兴奋紧忙端起酒杯来:“来来来,咱们共同敬唐书记一杯酒!”

  被愈忠明这么一张罗,刘天柱和王启发他们也是紧忙欢喜的端起了酒杯来……

  于是,几只酒杯碰撞在了一起,一片欢腾的气氛。

  事实上,就唐逸而言,他也着实是想将他们都给扶持起来。

  想想,要是都将他们给扶持起来,以后给派往各省市的话,那么对于现在在中央的他来说,可是就有一个强大的圈子不是?

  作为在组织上混的,不管处在何种高位,都是需要自己一个强大的圈子来支撑的。

  否则的话,自己的地位也就不保了。

  这种忧患意识,唐逸早就有了。

  事实上,他这次回五羊县跟他们几个见面,就是在为自己往后的路做铺垫了。

  第二天,唐逸又回了一趟平川市,跟市委的那些个主要人员见了个面。

  一是表示回来看看他们,二是在为自己将来的路做铺垫。

  毕竟现在混到了中央,所以还是得想办法铺设一个大的圈子来,以支撑自己在中央的地位。

  作为现在的唐逸来说,考虑问题自然是要面面俱到才行。

  若是没有这种面面俱到,那么难以确保自己所处的位置。

  五号这天,湖川省省委书记安永年也基本上没有那么忙了,可以趁着国庆期间歇那么两三天了。

  所以这天,唐逸也就去了省委家属大院,去了安永年的家。

  尽管现在唐逸的位置在自己之上了,但是安永年还是像以前一样关怀着他。

  因为一直以来,安永年就是将唐逸当做自己的孩子在看待,给予他必要的关怀。

  他也没有指望唐逸现在能够帮他什么,因为他安永年有他自己的关系圈子,所以他能否进入中央,自己也是完全知道的,所以他没有必要要唐逸帮他什么。

  这次见面,安永年和他太太都没有提及唐逸和安雅的婚事。

  显然,他们夫妻俩早已有了一种默契,刻意不去谈及唐逸和安雅的婚事。

  因为安永年也说了,不再插手唐逸和安雅的事情了,由他们俩自己谈好了。

  这晚,唐逸就留在安永年家住了。

  晚上,安永年叫唐逸到他家书房里,两人一直聊到深夜。

  这次安永年跟唐逸所聊的,主要是在谈及中央方面的关系圈,意思就是提示唐逸该注意一些什么。

  对于这些,安永年虽然没有混在中央,但是所了解的东西,可是要比唐逸多得多。

  毕竟安永年年纪在那儿了,在政坛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了,所以自然是了解的东西要比唐逸多得多。

  显然,安永年也是希望唐逸在中纪委混得扎实一些,能够稳得住阵脚。

  关于唐逸说他目前在中纪委只是负责后勤那块时,安永年则是说道:“不要急。毕竟你刚刚进入中纪委。目前安排你负责后勤那块,可能其目的就是要你先熟悉人际关系。但不管负责什么,你都是中纪委副书记了,级别都在那儿了,所以你得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以力保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至于发展,那都是后话,因为当你的关系圈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么也就是正式爆发的时候了。现在只能求稳,然后才能谈及后续的发展。我相信,这次中央方面破格重用你的目的,不是要你去负责后勤的。所以你也得适应中央方面对你所做出每一步安排。我相信,其实你还是能够领悟的。”

  听得安永年这么的说着,唐逸终于不觉得自己负责后勤有什么委屈了。

  事实上,唐逸自己也是感觉到了一些东西,只是还不确定而已,所以想在安永年这儿找到一些答案。

  安永年对于唐逸的告诫,那就是先求稳,再求发展。

  显然,谁都知道,进入中纪委可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不是说谁想进就能进的,所以必须把握这种机会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