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39章 攻克

   关于唐逸接手了仇钟鸣一案这事,很快,整个中纪委的人员都知道了。

  大家伙得知后,一个个都在背后乐呵呵的,那意思就是在等着看唐逸的笑话。

  这事,无疑是一件相当棘手的事情。

  就中纪委的孪书记和老李、老刘他们,都未必能妥善的处理此案。

  何况唐逸还是刚刚进中纪委的一名新人呢?

  显然这事,在他们大家看来,那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尤其是老李和老刘,这天下午正在办公室笑话着,畅谈唐逸会怎么的落败?

  老刘乐着说:“你说,这事要是唐逸办不成的话,是不是就证明他在中纪委士气削减了一半呀?”

  老李会意的一笑:“这不正是你老刘的目的么?你的目的不就是要削减唐逸在中纪委的士气么?”

  “当然要削减。要是不削减他的士气,那么你想想,他进中纪委才多久呀?要是到时候,老孪一退,要是他唐逸接上了中纪委书记的位置,那么你我不会觉得很郁闷么?想想,我们俩在中纪委多久了?办理了多少难办的违纪事件?所以他唐逸凭什么一来就想超越我们俩呢?”

  老李忙道:“你也不必这么过激的想。我觉得……唐逸想当中纪委书记,还是得有一个过程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估计老孪一退,不是你就是我接替老孪的位置?”

  “咱俩谁接替老孪的位置都无所谓。问题是不能让唐逸登基了。”

  “放心吧,他唐逸还登不了基。”老李回道,“你想想,就仇钟鸣一案,他唐逸能办了么?肯定是办不了的!到时候,还得退回来,还得由我们来办理!”

  “这个我知道。关于这个结果,我也料想到了。所以我要出这么个注意。”

  “……”

  按照孪书记的意思,希望唐逸在这个星期内办理完毕仇钟鸣一案。

  但是到了周五的下午了,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唐逸还在中纪委,还没有动身去广元省。

  这对他们来说,就更加心切的等着看笑话了。

  事实上,这会儿,唐逸的心里也有些打紧了。

  因为贾宗正副总理还没有帮他约见到仇老。

  在了解完毕这些情况后,唐逸知道,这事不管是谁来办,都得先去见见仇老,都得事先跟仇老招呼一声,都得探探仇老的语气,也都得尊重仇老的意思。

  所以见仇老是重中之重!

  贾宗正副总理一直的担心唐逸去见仇老合适不合适?

  至于约见仇老,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关键就怕不大合适?

  所以这几天,贾宗正副总理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然了,他也了解了唐逸,知道他是要去解决这个难题给老孪、老李、老刘他们三个看的。

  所以在他的心里,他还是想成全唐逸的。

  不过这事,还得慎重考虑考虑。

  这天下午临近下班前,孪书记给唐逸来了个内线电话。

  待电话接通,孪书记就问道:“那个什么……唐逸呀,关于仇钟鸣那事……你现在还没准备好呀?”

  听着孪书记来电话问这事了,唐逸忙是回道:“回孪书记,是这样的,我毕竟刚到中纪委,有些事情还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您再给我一点点时间。我保证,在下周,我一定能完成这事!事实上,关于这事的难度,我想您孪书记心里是清楚的,这个咱们就不说了!所以我只是希望您能多给我一点儿时间而已!”

  听得唐逸这么回答着,孪书记也只好回道:“那成。那你就争取在下个星期完成这事吧。”

  “好的。”

  “……”

  一会儿,下班后,唐逸坐在办公桌前,还是愁眉苦脸的,忍不住点燃了一根烟来。

  待吸完手头的这根烟后,唐逸又是硬着头皮,抄起电话来,给贾宗正副总理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一接通,贾宗正副总理听说是唐逸,就知道是什么事了,于是他也就言道:“那个……唐逸呀,你不要每天都给我来好几个电话成么?那事……我不是告诉你了么,我还需要慎重的考虑考虑么?”

  唐逸忙是回道:“问题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已经答应了孪书记,在下周办妥那事!”

  “你怎么就向他担保了这个呢?”

  “问题是这事我不担保也不行了呀!”

  “你就是想挣得这么一个面子么?”

  “我争的不是面子。”唐逸回道,“我只是想告诉他们,我是一名合格的党政干部!我也是一名有能力的党政干部!任何艰难的问题,我都是有能力去妥善处理好的!”

  说着,唐逸话锋一转:“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鉴于仇钟鸣同志的违纪行为和贪腐行为,就算是不能见仇老,我在下周也会办了他的!因为我要对我的工作负责,对国家负责,对人民负责!至于我个人前程也好,利益也好,已经无所谓了!”

  “得得得!你等等!你刚刚说那番话什么意思呀?你是不是想说,就算不见仇老,你在下周也会去广元省强硬的将仇钟鸣带回中纪委?”

  “就是这意思!”

  “可是你想过后果了么?”

  “后果是什么我不知道。”唐逸回道,“我只知道目前赋予了我这样的权利。我这也是正当的、符合程序的去执行公务!”

  “好好好!我知道你唐逸是什么事都敢干出来!这样吧,下周一吧,我给你电话,然后我引荐你去见仇老吧!”

  忽听贾宗正副总理这么的说了,唐逸终于乐了,因为他这也是在向他耍无赖的手段了。

  随后,当唐逸正打算下班闪人的时候,忽然,老李给他来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老李说道:“那个……唐逸同志呀,我和老刘在外面喝酒呢,你要不要过来呀?今天不是周五的晚上了么?咱们也该放松放松了!”

  忽听老李来电话说这事,唐逸心里明白,怕是他们俩想看看自己的笑话。

  不过,不管怎么样,唐逸都觉得老李这是一番好意,于是他也就问了句:“在什么位置呢?”

  “……”

  等老李挂了电话后,老刘忙是乐嘿嘿的冲他问道:“唐逸怎么说?他来么?”

  老李乐嘿嘿的回道:“他一会儿就过来了。”

  听说唐逸要过来,老刘更是乐了,然后说道:“一会儿我套套话,看看他是不是已经焦头烂额了?”

  “不用套话也知道了,现在他唐逸肯定是早已焦头烂额了。要不然的话,他是不会答应来跟我们一起喝酒的。”

  “那一会儿就看看他会怎么求我们吧,哈哈……”

  “……”

  过了一会儿,唐逸来了,老李和老刘忙是故作热忱的招呼着:“来来来,唐逸同志,坐坐坐!”

  唐逸也没有跟他们俩客气,也就在桌前坐了下来。

  完了之后,心急的老刘忙是冲唐逸问道:“对了,唐逸同志呀,关于仇钟鸣那事……你处理得怎么样了呀?”

  唐逸倍显轻松的回道:“下周我会去广元省的。这不是什么难办的事情。记得我在平阳省的时候,当时的刘华新多么嚣张呀?最终不还是被我给办了么?”

  忽听唐逸这么的回答着,老刘不由得暗自一怔:“你都处理妥善了?”

  随即,老李也是眼怔怔的瞧着唐逸,问道:“你都处理好了?”

  唐逸很轻松的回道:“基本上都差不多了。问题不大。再说,仇钟鸣的问题,这都是明摆着的问题了,这还有什么难办的么?”

  听得唐逸这么的回答着,老刘和老李都傻眼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这时,唐逸微笑道:“今晚让你们俩破费,这多不好意思呀?要不一会儿还是我买单吧。”

  老刘忙道:“等等!还是先别急着提买单的事情吧!你能不能告诉我,关于仇钟鸣那事,你都是怎么处理的呀?”

  唐逸倍显轻松的回道:“不就是见仇老那么简单的事情么?”

  老刘和老李再次傻眼了……

  原来他们以为唐逸会傻呵呵的直奔广元省而去呢,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问题的关键在哪儿,唐逸却是心里有数的。

  他们还以为唐逸真会那么的像个初出牛犊一般呢,但他们压根就没有想到唐逸也是保留了一手。

  所以这对老刘和老李来说,无疑是一个打击。

  原本他们俩想打击唐逸,结果反过来被唐逸给打击了。

  唐逸只是不明说而已,事实上,这些事情,包括他们是怎么想的,唐逸的心里明镜似的。

  这等小小的事情,岂能就难得住他唐逸?

  老刘和老李对视了一眼过后,忽然,老刘说道:“对了,唐逸同志呀,你下周去广元省,要不要我和老李陪着你一起去呀?”

  唐逸回道:“不用了吧。那个什么……孪书记不是说……你们俩岁数大了,身体不怎么好么?尤其是最近,两位不是身体不适么?所以这事……我一个人去就好了。反正我还年轻,这事我体力还是吃得消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