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40章 见仇老

   第二天,也就是周六。

  这天的中午,孪书记忽然给唐逸去了个电话,说是请他吃午饭。

  唐逸听说孪书记地点都选好了,就等着他过去了,没辙,他也只好答应了孪书记。

  事实上,唐逸心里明白,孪书记这么急着找他,一定是想跟他说说关于仇钟鸣的那事。

  很有可能,在老李和老刘的说道下,孪书记想出面,将仇钟鸣那事给要回去,继续交给老李或者老刘去办理。

  不过,唐逸已经想好的对策。

  因为这事闹到了这个份上了,他唐逸自然是不会再做出任何的让步了。

  当唐逸来到孪书记约定的餐厅后,彼此见了面,聊着聊着,果然,孪书记又想将仇钟鸣那事给要回去交给老李继续办理。

  唐逸听着,也没有说别的,就是说:“那,孪书记,您让我下周一见了仇老说什么呀?”

  忽听唐逸这么的一问,孪书记猛的一怔:“你都跟仇老约好了么?”

  “是的。”唐逸点了点头。

  “这……”

  见得孪书记那样,唐逸忙是微笑道:“放心吧,孪书记,这事既然忽然转给了我来办理,那么您就应该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应该相信我能办好的!”

  “……”听得唐逸这话,孪书记一阵无语,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只是孪书记感觉到了,唐逸这小子还真不是盖的,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此时此刻,孪书记也是没辙了,只好言道:“那成吧,这事就你唐逸一办到底吧。”

  “……”

  午饭后,孪书记给老李去了个电话,告诉了老李,关于仇钟鸣那事已经要不回来了。

  这时候的老李也就郁闷了,这不是白白的拱手相让了一个大功,让唐逸那小子白白给捡着了么?

  原本是料想唐逸办不成这事的,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唐逸办成了。

  所以这会儿,他老李也就郁闷了。

  由此,他开始埋怨老刘了,都怪老刘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事实上,他老李完全有能力办好这事的。

  就因为老刘的这个馊主意,现在他老李是哭都没用了。

  周日的下午,意外的,胡斯淇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胡斯淇就问了句:“你跟安雅的婚事定了吗?”

  忽听胡斯淇这么的问着,唐逸回道:“定了。”

  电话那端的胡斯淇听着,沉默了良久,然后问了句:“不是你在骗我的吧?”

  “这事……我已经没有必要骗你了。”唐逸回道。

  “可是……可是我还想见见你,跟你聊聊,你说……怎么办?”

  “咱们俩……还是不要见了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唐逸感觉自己的心忽然犹如针扎一般,不过他还是忍住了那种疼。

  随即,胡斯淇紧忙问了句:“你不想见我了?”

  “你觉得……还有这个必要么?”唐逸回道。

  “我觉得还有。”

  “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唐逸问道。

  “这话你还好意思问我?问题出在哪里,你自己知道!”胡斯淇忽然有些气恼的回道。

  “那……对不起!你……就当我什么也没有问过吧!”

  “算了,还是挂了吧。我不想跟你说什么了。”胡斯淇忽然说道。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闷闷的皱了皱眉头,他在想胡斯淇忽然来这么一个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过在他的心里已经想好了,不管怎样,他只想抉择安雅了,他不想再有什么变数了。

  这回,他想抓住了一个,不想再三心两意了,不想再到最后,谁也没有抓住……

  到了周一,唐逸又一心回到了工作中。

  关于胡斯淇昨天下午的那个电话,他不想再去想了。

  他觉得再想也是没有什么意义了。

  毕竟他想好了,也认定了安雅,所以没有必要在胡斯淇的问题上再那么意志不坚定了。

  关于他对胡斯淇的那种感情,他已在心里逐渐的深埋了。

  所以他不想再去给翻起来。

  人生总是会有遗憾的,不可能事事都完美。

  再说,他忽然觉得,其实安雅也不错。

  换一种心情,看到的又是另外的一道风景。

  当然了,唐逸还是能感觉到……胡斯淇心中的那种不甘!

  上午中纪委的工作例会结束后,唐逸又给贾宗正副总理去了个电话。

  贾宗正副总理也是有些烦唐逸的电话了,于是,他也就直接告诉了他:“下午四点钟,过来找我吧,我带你去仇老那儿。记住了,准备些礼品,聊表心意就好了。还有,该准备什么,我想你是心里有数的,我就不说了。”

  “……”

  下午,去见仇老前,贾宗正副总理提前告诫了唐逸:“记住了,在仇老的面前,不要话太多,只说几句重点的,他老人家就明白了。在跟仇老谈话的时候,要给他老人家思考的时间,明白?”

  “明白了。”唐逸忙是点了点。

  “还有,一定要礼貌。不要太随意了。谈话一定得有重心,不要显得太闲散了。”

  “明白。”

  “还有一点,不管仇老对仇钟鸣的问题做出何种决定,你都不要跟他老人家争辩,明白?”

  “明白。”唐逸马上皱眉道,“但……仇老没有一个态度,我该怎么办?”

  “那就暂时搁置,不办。”

  “可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听我说,我们会妥善处理仇钟鸣的问题的。”

  “……”

  随后,唐逸迷离模糊的,跟随贾宗正副总理在一个仿古式的庭院中见着了仇老。

  这会儿,仇老正在庭院中练习太极拳。

  乍一看,仇老还神采奕奕的。

  见得仇老在那儿静心的比划着太极拳,贾宗正也没敢前去打扰。

  唐逸见得副总理都没敢前去打扰,所以他更是不敢吱声。

  过了一会儿,等仇老停下来后,一名警卫员忙是前去递上了毛巾。

  仇老见过毛巾,擦拭了一下额角的汗。

  完了之后,仇老这才扭头朝唐逸他们这方瞧来……

  贾宗正忙是一笑:“仇老!”

  仇老眉头微皱:“小贾?你找我有事么?”

  “那个什么……”说着,贾宗正又忙是笑了笑,收拾指了指身旁的唐逸,“是这样的,仇老,我想引荐一名新同志给您老认识一下。”

  仇老这才大致打量了唐逸一眼:“哦,我知道,唐什么来着?”

  “唐逸。”唐逸忙是微笑道。

  随即,没想到的是,仇老忙是招呼道:“来来来,我们去喝茶,慢慢聊!”

  忽见仇老那等举动,贾宗正暗自一怔,然后扭头看了看身旁的唐逸,不由得心想,仇老这是什么意思呀?这么的欢迎唐逸?

  在仇老的招呼下,他们一起来到了一旁的凉亭中,围着一张茶桌坐了下来。

  这时候,一名服侍人员紧忙过来给沏茶。

  趁机,唐逸忙是把给仇老买的茶叶双手递给了仇老:“仇老,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您笑纳!”

  仇老瞅着,不由得欢心的一乐:“咳,都是同志,咱们就不要搞这一套了。”

  贾宗正忙是说了句:“唐逸同志听说您老爱喝茶,所以就……”

  “那好吧好吧,我就收下吧。”仇老欢喜道,一边接过茶叶,然后转手就递给了那名服侍人员。

  那名服侍人员给沏茶完毕后,也就安静扭身离去了。

  这时候,仇老又是打量了唐逸一眼,然后冲贾宗正说道:“小贾,这回你们就用对人了撒。”

  听得出来,仇老带有一点儿地方口音。

  “是!”贾宗正忙是点头。

  “唐逸这名同志,我在两年前就听说过咯,那个……五羊县,就是他搞出来的撒!搞得不错撒!很好撒!就是要那样子搞,咱们的发展道路才有希望撒!”

  “是是是!”贾宗正忙是点头,然后趁机说了句,“唐逸同志在平阳省的反腐工作也是搞得不错!”

  仇老忙是回道:“这事……我也是晓得的!关于唐逸同志在平阳省的反腐倡廉工作也是搞得有神有色的!就是那样子搞,咱们才有希望的撒!唐逸同志所走的路线,也是符合咱们的基本路线的撒!”

  说着,仇老忽然话锋一转:“对了,你们今天来这儿见我,究竟有啥子事情嘛?不可能就是介绍唐逸同志给我认识那么简单撒?”

  这时,贾宗正忙是给唐逸使了个眼色,然后说了句:“唐逸同志,还是你来说吧。”

  唐逸忙是笑嘿嘿的看了看仇老,然后双手将手头的档案袋递给仇老:“仇老,这里有份资料,还希望您先看看!”

  仇老瞧了唐逸一眼,不由得皱眉道:“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做啥子嘛?”

  一边说着,仇老也就一边拿过了档案袋来……

  见得仇老拿过了档案袋,唐逸这心里又是忐忑、又是紧张的,还有一种无比期盼的心情,但也担心他老人家发火。

  这时候,贾宗正的心情跟唐逸差不多,也是十分复杂的。

  这种复杂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

  尤其是在仇老打开了档案袋的那一瞬间,唐逸只觉着自己的心是紧绷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