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42章 寒夜里忽然的一个电话

   又听得唐逸那么的说着,虽然仇钟鸣还有着一丝不甘的情绪,但是最终他还是服软了,很无奈的、语气很拖沓的回了句:“好吧,我跟你们回去吧。”

  终于听得了这么一句话之后,唐逸忍不住一声冷笑:“早这样多好呀,你说是不是?”

  瞧着唐逸那样,仇钟鸣无语……

  只是仇钟鸣领教到了这位唐副书记的软硬兼施,更是领教到了他骨子里的那种至尊无赖精神,所以想要跟他斗下去,是没有好下场的,更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所以仇钟鸣最终服软了。

  随后,当唐逸领着仇钟鸣从办公室出来后,只冲守在走廊的中纪委的人说了句:“好了,我们回去了。”

  随从唐副书记前来的那几名中纪委的人忽见唐副书记就这么轻松的解决了仇钟鸣,他们一个个不由得眼呆呆的……

  事实上他们这几个人,要么是老李的人,要么是老刘的人,都是老李和老刘派他们来等着看唐副书记的笑话的。

  可是没想到的是,唐副书记的办案方式和手段比李副书记和刘副书记威风多了,也潇洒多了,更是牛x多了。

  由此,他们不得不在心里对这位唐副书记产生了一丝敬意来。

  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这天下午就带着仇钟鸣回到了中纪委。

  待将仇钟鸣关进临时禁闭室后,唐逸来到了孪书记的办公室,冲孪书记说了句:“仇钟鸣同志我给带回来了,接下来有什么指示,您尽管说。”

  孪书记见得唐逸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回来了,他也是一愣一愣的……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孪书记才回道:“那就按照程序,移交给检察院和法院那边审理吧。”

  “好的。我明白了。”唐逸回道,然后说了句,“如果还有什么难办的案件,尽管交给我吧。”

  “……”孪书记一阵无语……

  这会儿,老李和老刘则是将他们派去随同唐副书记去广元省的那几个人给叫来了办公室,问询着唐副书记在办理仇钟鸣一案时,都是怎么个情形?

  其中小王忍不住说道:“太帅了!唐副书记果然是唐副书记,就一个字:帅!”

  气得老刘瞪了小王一眼:“帅个屁呀?你知道什么叫帅么?”

  不由得,小邓忙是说道:“刘副书记,唐副书记在办理仇钟鸣一案时,真的很帅!他就单独在办公室跟仇钟鸣谈了大约十分钟吧,然后仇钟鸣就老老实实的跟着我们回来了,这还不帅呀?”

  这更是气得老刘差点儿吐血,又是瞪了小邓一眼:“去去去!滚犊子!你们这帮狗犊子,这都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都向着姓唐那小子了?都什么意思呀?”

  这时,小蔡忙是说道:“刘副书记,您不是教导我们说,要实事求是么?我们确实是实事求是呀!”

  “……”这气得刘副书记好一阵无语……

  忽见老刘被气成了那样,老李忍不住捧腹一乐:“哈……”

  瞧着老李还乐得出来,老刘气恼的白了他一眼:“你还笑个屁呀?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这帮狗犊子可是都向着姓唐的那小子了!”

  见得老刘那样,老李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人家唐逸确实是有能力,这个咱们得遵循这一事实。只能说是我们低估了他。这不……这个馊主意也是你老刘出的么?所以呀……既然唐逸能够漂漂亮亮的办好这事,那么我们又有什么不高兴的呢?说白了,咱们的目的都是一样的不是?所以既然唐逸同志确实有能力,那么我们就应该承认他的能力。”

  听得老李这么的说,老刘仍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忍不住说道:“我现在担心的是……怕他唐逸那小子接任了孪书记的位置,明白?”

  老李忙道:“这事呀……我想老刘你也知道,不是我们俩说了就能算的。再说,我们俩都左右不了什么。我们都一样,决定权还是在上级那儿。就孪书记而言,他退的时候,肯定会极力推荐我们俩的,所以我们俩的机会还是要大一些。但至于将来谁来担任中纪委书记,我想我们的共同目的都是一致的。事实上,只要他唐逸同志是来干工作的,不是来捣乱的,那么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坦然的接受呢?”

  “你老李看着舒心,但我老刘看着可是不舒心的!”

  老李又是笑了笑:“好了,舒心不舒心,最终还是得看上级的意思不是?”

  “……”

  两个星期后,中纪委孪书记终于对唐副书记的工作做出了调整。

  关于中纪委后勤那一大块,通过调整后,由另外一名副书记负责,那么副书记姓单。

  也就是调整后,由单副书记负责了中纪委后勤那一大块。

  关于唐逸唐副书记,接管了地方各省市举报这一块,包括地方各省市来中纪委上访,这些事物都是由唐逸唐副书记来处理。

  这对唐逸来说,可是有得忙活了。

  不过,他就喜欢这样的工作,这对他来说,才具有挑战性。

  工作被调整后,唐逸终于适应了在中纪委的工作。

  因为他就是那种,只要有实质的事情可以忙,他就能适应。

  接下来,在忙碌的工作中,忽然,胡斯淇的一个电话,又是干扰了唐逸的工作情绪。

  北京的十一月份,天气已经非常的寒冷,尤其是夜里,那种寒气侵骨。

  忽然一天,在周五夜里凌晨一点钟的时候,胡斯淇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

  这会儿,唐逸早已睡了。

  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惊醒了他。

  迷迷糊糊的,在温暖的被窝中醒来后,唐逸伸手拿过手机来,看了看来电显示,见是一个座机号码,他不由得皱眉一怔,心想这是谁呀?举报电话也没有在半夜打的吧?

  可是又没辙,他也只好按下了接通键:“喂,您好!”

  忽然,电话里传来了胡斯淇哆哆嗦嗦的声音:“我……好冷!”

  唐逸听着,忽地皱眉一怔:“你是……”

  “我……我是……胡斯淇。”电话那端胡斯淇的声音颤颤抖抖的,像是被冻的。

  唐逸猛的一怔:“你在哪儿?!!”

  “首都……机场。”

  唐逸再次猛的一怔:“你怎么这会儿在那儿呀?!!”

  “刚下飞机。原本……是晚上十点到的,可是……受天气影响,飞机临时在途中降落,所以也就……刚刚才到。”

  “你……”唐逸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了,只是觉得这太突然了……

  事实上,胡斯淇在之前也没有给唐逸来电话,也没有说她今天回来。

  这显然是太过于唐突了。

  过了好一会儿后,唐逸也就紧忙说了句:“那你等着吧,我马上去机场接你。”

  “……”

  待挂了电话后,唐逸紧忙掀开被子来,下床,着装。

  好一顿忙活后,然后他也就匆忙的下楼了。

  从屋里出来,来到院里,一阵寒风呼啸而来,唐逸不由得浑身哆嗦着。

  但,他已经顾及不得寒冷了,紧忙上了车。

  待在车内坐好后,他紧忙启动了车,打开车内的暖气,完了之后,他也就驱车驶出了院内。

  这会儿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街头上早已沉寂。

  唯有昏昏欲睡的支楞在凛冽的寒风中,灯光显得很是昏暗。

  北京的寒夜,给人一种萧瑟之感,感觉还很荒凉似的。

  唐逸就这样,一路驱车奔首都机场而去。

  由于首都机场在郊区,所以最快也得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到机场。

  一路上,唐逸也不知道自己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只是他一直在想,胡斯淇突然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她想干什么?

  不是彼此已经谈好了么?

  再说,胡斯淇她自己不是也知道彼此没有那种可能了么?

  那么她还要这样干什么?

  关于这事,唐逸一时也想不明白。

  只是胡斯淇这次回来,这个电话,非常的唐突。唐逸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都是怎么想的?

  但有一点,唐逸知道,那就是胡斯淇在心里是非常非常的爱着他的。

  其实,他又何尝不是爱着她呢?

  只是一直来,唐逸都将自己的那份爱给刻意的深埋了而已。

  但是,胡斯淇突然的一个电话,却是又翻动了唐逸心底是那份爱。

  不过,唐逸的脑袋里还是很清醒的,他还在想安雅……

  因为毕竟他和安雅算是约定了,在元旦节结婚。

  但,胡斯淇忽然如此唐突的举动,着实让唐逸有些意乱了……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机场接她?

  但是却是已经驱车上了机场高速了,想调头回去都难了。

  这时候,唐逸忽然心想,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决定,那就是跟安雅结婚算了。

  毕竟就算胡斯淇一时接受了,那么将来生活在一起也是一种尴尬。

  唐逸知道,毕竟自己跟胡斯淇的妹妹胡斯怡是睡过的,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所以这事在胡斯淇的心里,是不可能那么的被抹去的、或者当做没有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