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医生

第644章 搞不定什么意思

   这天上午,唐逸坐在办公室无心投入工作状态,一直坐在办公桌前抽烟……

  他一直还是没有想明白胡斯淇那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时候,他很想给胡斯淇打个电话,但是他目前又没有胡斯淇在国内的联系的电话。

  虽然他知道现在胡斯淇在北京,去了他们公司分部报到,但是他也不知道他们公司分部在哪儿?

  若是知道的话,他恐怕就去他们公司分部找胡斯淇去了。

  关于今天清晨的那一幕,唐逸一直记忆犹新……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终究还是跟这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人把自己的初次给了他!

  由此,他可以想象得出,这么多年过去了,胡斯淇的心里一直只有他……

  而令他回想着今晨的那一幕,感觉好似犹如一夜风情,稍瞬即过。

  可是在他的心里,还是想明白胡斯淇究竟为什么要那么的做?

  因为她完全可以不那样。

  就在唐逸思绪杂乱的想着这些的时候,忽然,安雅给他来了一个电话。

  当电话接通后,安雅问了他一句:“你现在能确定你想娶的女人就是我吗?”

  唐逸听着,愣了一会儿,感觉好像像是她们两个女人在搞什么鬼名堂似的……

  过了一会儿,唐逸回了句:“我早就确定了,我想娶的女人就是你!”

  “真的确定了?”

  “是的!”

  “可是胡斯淇昨晚回北京了。”

  唐逸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是的,她是回北京了。”

  “是你去机场接的她?”

  “是的。”

  “那你还确定你想娶的女人就是我?”安雅问道。

  “确定。”

  “那……好吧。没事了,可以挂电话了,你继续工作吧。”

  唐逸紧忙问了句:“你这是什么意思呀?”

  “没什么。只是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唐逸又是紧忙说道:“那现在知道了,我们可以确定定在元旦结婚了么?”

  可安雅却是回了句:“你能回江阳市一趟么?”

  唐逸没明白她什么意思,不由得皱眉想了想,然后问了句:“这就回去江阳市么?”

  “看你的时间吧。”安雅回道。

  唐逸忙是回道:“我最近在处理安川省的一起贪腐事件,可能……还要一个星期才能完事,到时候完事了,我就回江阳市,好吗?”

  “好的。”

  “……”

  待电话刚挂,唐逸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听着电话响,他忙是抄起电话来:“您好,中纪委!”

  “是我。”外间办公室的秘书柯小敏回道,“关于你下午去安川省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下午2点的飞机。”

  “好的,我知道了。”

  下午,唐逸坐在去往安川省的飞机上,还在想与胡斯淇今晨的那事……

  事实上,胡斯淇忽然那样的举动,着实是令他不可思议。

  曾经有多次,他都是可以有机会和胡斯淇发生关系的,但是都没有发生,彼此都克制住了。

  为什么今晨的时候,彼此都没能克制住?

  虽然对于胡斯淇来说,那是她的初次,但是当时她全身心地投入了其中,所以也就令唐逸感觉不是那么的青涩。

  这种感觉令唐逸觉得和胡斯淇发生那事的时候,好像一切都那么的协调、和谐,那好像就是爱的感觉。

  即便当时弄痛了她,她也没有推开他,而是强忍着痛,继续投入着。

  那种感觉令他回想起来,彷佛刚刚发生过似的。

  只是,令他想不明白的是,如今,他也不知道自己对胡斯淇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了?

  只是自己心里清楚,他的爱早已埋藏,如今对于他来说,早已变得有些麻木了。

  他也隐隐的感觉到了,今晨胡斯淇的举动,并不意味着她就会嫁给他。

  更不意味着她就能接受那些事。

  这次,唐逸前往安川省,又是处理一起省里官员的贪腐案件。

  这次要处理的是安川省省委常委、武装部部长。

  对于这种事件来说,唐逸已经是习以为常了。

  他自己也未曾料到自己最终会干纪委工作。

  这种容易得罪人的工作,事实上,是组织上的同志都不愿干的。

  但这工作落到了自己的头上,唐逸也是不得不干。

  趁着这次来了安川省,唐逸借助顺便视察的名义,由安川省省委书记陪着他去走访了几大景区。

  自古以来,安川省就是有名的旅游胜地,所以唐逸也是比较向往这儿。

  事实上,唐逸也是想放松一下心情。

  三天后,唐逸返回了北京,总理的秘书忽然给唐逸来了一个电话,说是总理想见见他。

  这对唐逸来说,他不知道是喜讯还是……

  因为总理的秘书也没有说具体什么事,就是说总理说要见见他。

  时间敲定在了周五下午4点15分。

  因为总理很忙,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凑。

  总理的秘书在约唐逸的时候,就说了,只有15分钟见面时间。

  到了周五下午4点钟,唐逸赶到总理的办公地点。

  在总理秘书的安排下,唐逸到了一间会客室等候着。

  到了4点15分的时候,总理准时来到了会客室,一进门,总理就抓紧讲话道,面带微笑的说着:“唐逸同志是吧?”

  “对!”唐逸忙是礼貌的站起身来。

  总理忙是手势道:“坐坐坐!”

  一边手势着,总理就一边在对面的沙发前坐下了:“那个……咱们长话短说哈,关于你的工作成绩,这都是我们有目共睹的。这次组织上也是破例了。这些都不说了。我们也相信你能很好的完成每一项工作的。这次,我想见你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告诉你,关于中纪委的孪书记快要退了,想看看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听得总理这么的说着,唐逸忙是回了句:“我服从上级和组织的安排!”

  “那如果让你接任中纪委书记呢?”

  唐逸忙是回了句:“我相信我是能够胜任的。”

  “那觉得现在中纪委存在着哪些弊端呢?”

  “总得来说,一切都是向好的。”唐逸回道,“唯一不足的是,办事效率不高。很多问题都是一拖再拖的。还有在反腐倡廉的宣传上,力度不够。包括在培训上,也是欠佳。在我看来,中纪委的主要任务不是三天两头的去地方各省市处理这样那样的违纪行为、贪腐行为,而应该是想办法杜绝这样那样的违纪行为和贪腐行为发生。现在我们的状况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就处理哪里的问题。但若是我们能杜绝这样那样的问题出现的话,那么这显然才会是一个好的势态。当然了,就目前各省市所发现的问题来看,眼下着重的还是严厉打击。因为目前的势态若是控制不住,那就更加的糟糕了。所以现在关于杜绝这样那样的问题出现,这可能是后话了。因为唯有先解决了目前所存在的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才能谈及如果去杜绝。”

  总理听了之后,欣然的一笑:“我很赞赏你的思路!接下来,我想听听,你对目前的经济形式有什么看法?”

  “以中纪委的角度来看,目前地方有不少省市因为违纪行为和贪腐行为严重,从而导致了当地经济停滞不前。这一现象也是日趋严重化。所以眼下来说,要掀起一股反腐倡廉的浪潮才行。当然了,若是问我目前经济势态的话,我觉得咱们沿海城市的经济发展可能将倾向于饱和期了,重点要引导向内陆城市转移。总体来说,咱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是向好的,但仍然有不少偏远地区令人担忧。我觉得我们现在要追求平衡发展。”

  “嗯。”总理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时间,“那行了,唐逸同志,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儿吧。我很高兴今天能与你这样的谈话。我希望以后能抽空多与你谈话。但是今天由于时间关系,我也就不跟你多聊了。”

  “……”

  就这么匆忙的,唐逸与总理这次谈话结束了。

  但,直到总理匆忙离去后,唐逸都还没有明白总理这次找他谈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都没有感觉到主题是什么?

  就这么匆忙的,还没说几句,总理就走了。

  在回中纪委的时候,唐逸还在纳闷的想,总理找他谈话,就那么几句话,究竟什么意思?

  由此,唐逸觉得大领导就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似的。

  不过,唐逸倒是可以肯定的是,对他好像没有什么危害。

  回到中纪委后,孪书记还问唐逸呢,问总理都跟他说了什么呢?

  唐逸纳闷的皱了皱眉头,回道:“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是知道总理很忙。见面就那么15分钟,说了大约几句话吧,然后总理就说有事了,匆忙的走了。”

  随即,孪书记问了句:“那有没有提及让你接任中纪委书记一事呀?”

  唐逸皱眉想了想:“好像提到了那么一句话吧?但也没有说啥具体的,就提了那么一句。然后问了句我两个问题。”

  “……”